第一卷 剑宗风云起 第四十七章 四象绣虎俏周郎(1 / 2)

仗剑问仙 kaka03 4121 字 5个月前

短短十余天,岑无心的白马帮在蜀国的地下江湖之中横冲直撞,飞速壮大。

从原来的南城几条街道的头头,到现在,已经能够在南城地下的话事堂里有一张摆在第三位的椅子。

这一切自然令搏杀在街头的白马帮众们欢欣鼓舞,走在街上,腰杆也硬了几分,哪怕遇见椅子位置暂时还在自家老大前面的那两帮之人,白马帮众们也是一副视之如土鸡瓦狗的心态。

但在白马帮的上层,却不是这般洋洋得意,轻松自在。

一处隐秘的阁楼之上,白马帮的上层齐聚在一间包厢之内,里面飘荡着焦虑的烟雾,却没有一个人说开窗通风。

一个如老农一般普通的老头砸吧着旱烟斗,皱着眉头说道:“这几天,在新接手的地盘里,已经发生了好几起帮众遇袭事件了。”

另一个衣着华贵的公子哥伸出两指,轻轻叩着桌面,“火云帮和大风会隐隐有了些结盟的趋势,似乎想要稳住自己的盘面,来一起对付我们。”

屋子里坐着的七八个人七嘴八舌地说了些自己渠道的忧虑和困境,但也仅仅只是忧虑,依旧对自家帮派的大业充满了信心。

他们信心的来源之一,便是一直坐在上首默默听着的帮主岑无心,修行者,岑无心。

岑无心点点头,示意自己知道了,先是跟众人讨论了一番,然后道:“大伙儿先回去,我和先生商量一下,很快就会有指令下来。”

听岑无心提到先生,众人神情又是一凛,他们的信心之二就是这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先生,甚至连他姓什么都不知道,但就是这样,在先生的运筹帷幄之下,他们白马帮就是能百战百胜,所向披靡。

眼见那些曾经让自己仰望的大帮会一个个被自己踩碎在地,让这些自小习惯了帮派斗争的人甚至产生了一种,我们是怎么被这样的乌合之众压制那么久的感觉。

这位先生自然便是隐居在锦城的符临。

岑无心的隐秘小院中,符临和曹夜来相对而坐,桌上终于不再摆着酒,而是泡着两盏蜀地独有的高山绿茶。

曹夜来暗自开心,这意味着自家师兄已经渐渐找回当年风采,想到这儿,便语带调侃地道:“师兄就不关心一下白马帮接下来要遭到的反弹?”

符临端起茶盏,瞥了一眼曹夜来,“有你在,我担心什么。”

吹了吹茶叶,饮一口清亮的茶汤,味醇回甘,沁人心脾,

曹夜来道:“那你这可是耍赖了。我可从来没插手过这些。”

符临端着茶盏,“你来不会是为了这么点小事吧?”

曹夜来虽然很不愿意打扰师兄难得的一段清闲日子,但还是开了口,“周墨来了西岭剑宗。”

符临的手微微一抖,茶汤倾洒在白衣上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原来在众人的预想之中,白宋和邢天所谓的大道之争,霍北真与柳乘风积年恩怨,云落和时圣的天命之争,却因为剑宗对剑冠大比的安排,清溪剑池出人意料的退让,并未出现,令一些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让另一些人觉得无聊。

所幸这种无聊,在今天被另一个高潮取代。

远避十万大山的四象山,也派出了代表参加,半个时辰之前,剑宗告知了众人这名代表的身份,便有了此刻山门处,人潮涌动的情景。

据说那位四象山帅到没边,才华横溢的周郎,已经过了锦城,直奔大义镇而来了。

队伍中有刻意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修士,也有心有不甘要来见识见识的男弟子。

其中就有云落裴镇等五人,选了个小山包,远远地看着。

当然,在整个队伍的前方,还站着许多大佬。

天下五宗,西岭剑宗、横断刀庄、紫霄宫、四象山、丹鼎洞,已有四家在此。

横断刀庄的掌门邢昭远与邢天并肩而立,邢昭远与符临等人曾经亦有深交,只是当年并未参与凌青云之事,对四象山在那之后的凄凉境遇一直心有戚戚,但迫于压力,自保尚且艰难,很难伸出援手。

其实他们在来之前甚至还想过绕路前往四象山,与四象山之人同路,也能略作保护,但一是不知其山门具体位置,二是把不准他们是否会派人参加,于是作罢。

紫霄宫的宫主李稚川,是一个身着道袍的老头,身形高大,手持拂尘,仙风道骨,一派高人风姿。

丹鼎洞此番领头的是一个瘦小的老头,名叫葛寻,乃是丹鼎洞的副洞主,一对三角眼,两撇小胡子,很没有气质地与清溪剑池柴玉璞站在一起,甚至还略略靠后半个身位,看起来如同柴玉璞的下属一般。

也正因如此,邢昭远、李稚川等人都尽量离他远远的,神色冷淡,不过那葛寻也不以为意。

西岭剑宗的宗主陈清风第一次主动站到山门处迎接,对此,其余各宗心中虽偶有不平,但也在意料之中。

四象山一直以来便与西岭剑宗最为交好,两宗许多事情都有交叉帮扶。

也是因此,在当年那场大变故之后,四象山被打压得最为凄惨,而今有这样正大光明的机会,陈清风肯定不会吝惜给予自家盟友这样的场面和声势。

在五宗大佬的身后,便是几大家族之人,比如陆家的某位长老、王家的某位长老等也已经到了。

再之后还有一些小派小教的人,比如那儒教、佛教,亦是来了些人。

旧情、恩怨、好奇、无聊,这些人都是出于种种原因,跟着陈清风一起来到了山门之前。

远远看去,端的是阵容庞大,声势惊人。

刚刚带着自家人马穿过大义镇,便望见了如此阵仗,崔家三长老崔鸿心中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