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仗剑少年游 第一百七十三章 因色起,因爱散(2 / 2)

仗剑问仙 kaka03 3796 字 6个月前

霍北真看着余芝,如此来说,刚才她在山道上那段戏是演得真叫个真意切,天衣无缝啊。

余芝长长叹息,事到如今,除了完全相信他们,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了。

她点点头,“好!”

“事不宜迟,我们抓紧。”李子摩拳擦掌。

符临突然开口,“时夫人请稍坐一下,我有点事跟霍长老说说。”

他以心声道:“你问问云落,是不是跟龙骄有关系,能不能请他帮个忙。”

霍北真也以心湖涟漪回应,声音有些疑惑,“龙骄?云梦大泽之主?那条名列天榜的蛟龙?云落怎么可能认识?”

符临笑了笑,“有些猜测而已,你问问,如果有,你再通知我们。可以到......”

符临跟霍北真说了个巴丘城的地址。

霍北真这才明白,对于这一出雾隐大会,他们这边到底做了多充足的准

备。

霍北真带着满腔疑问和震惊回了巴丘城。

余芝、符临和李子三人去山间找了个地方让时圣“入土为安”。

时间紧凑,也没有棺材什么的,看着蒙上一层白布的红衣被一铲铲泥土掩盖,仿佛时圣就要真的永远离她而去一般。

她突然冲进了坑中,发疯一般将泥土刨开,将时圣的头重新抱在怀中,嚎啕大哭。

符临和李子废了好大劲才将她重新拉起,垒上坟包。

余芝哭着立起一块墓碑。

说是墓碑,实际上也只是一块刻着字的木板而已。

“亡夫时圣之墓”

然后失魂落魄地跟着符临,去了符临如今暂居的洞府。

一番动静,惹来了些嗅觉灵敏的野修,鬼鬼祟祟的影出现在坟堆前。

方才那个女人即使容颜憔悴,也难掩丽容,婀娜的段,也堪称曼妙尤物。

他们无不扼腕,可惜啊,被林富抢先一步。

扭头看向墓碑,“时圣?”

“时圣是谁?”

咱们这片没听过这么一号子人啊?

几双眼睛忽然对视,几乎同时想起了那个人。

毕竟这些天修行界传得最沸沸扬扬的,便是云落和时圣约战的风波。

“这莫非就是那个时圣?”

“这么说时圣死了,就埋在这儿?”

“刚才那个哭哭啼啼的女人,就是时圣的老婆?”

想到这儿,本已渐渐平息的念又翻腾起来。

什么样的女人最带劲?

不是容颜,不是姿,是那些女人上的光环。

长得漂亮,段儿好的青楼姑娘,花钱就能买来的,有什么趣味。

更何况青楼姑娘都要选个花魁不是。

人皆有亵渎之心,对这些无法无天的野修来说,像余芝这种曾经有着高贵份的女人,才是最能刺激他们**的。

想着那些曾经连正眼都不瞧他们一眼的仙子、女神、高贵夫人们,在自己下婉转呻吟,难道不是一件极乐之事?

正当几个人猥琐意时,一个稍微长点脑子的突然反应过来,泼了盆冷水。

“林富可是问天境野修啊,如今人进了他的洞府,咱们还能有什么念想?”

一句大实话如同当头一棒将这几人惊醒。

虽然他们实力已经不算差,最低也是通玄境,但最高也不过知命境中品。

对问天境的林富而言,拍死他们一只手就可以。

沉默一会儿,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中年男人忽然嘿嘿笑了笑,“我们办不到,不代表别人办不到,至少我听说高老大就对这个林富和李某他们很不爽。”

另一个人激动地接过话,“对啊,高老大和林富他们两虎相争必有一伤,皆是我们再伺机而动,就算得不到这个女人,另外的好处也

是不少啊。”

野修这种利益至上的,又怎么会单纯被**冲昏了头,这些**只是一个引子,让他们可以借着编织一个更好的谋,从中得利而已。

这几个人中,实力最高的那个一锤定音,“就这么说定了!如果未来能有机会得到这个女人,兄弟们同享!”

几声许诺之后,众人各自回府。

符临和李稚川都没想到,一个给他们造成许多困难的谋,形成的原因如此简单,影响又那么深远。

没办法,他们这两个老光棍带一个小孩,根本没考虑这些男女之事。

老光棍清心寡,但年轻人可不一样。

巴丘城中陆家院子,夜深了,恢复能力变态的云落又生龙活虎地下了。

下第一件事,就是去找陆琦。

可是偏偏找了一圈都没找见,就连陆用都支支吾吾地说不清楚,无奈之下他只好去敲了崔雉的房门。

崔雉的脸色隐隐有些难看,云落顾不上问陆琦的下落,先关心了一句,“怎么了?裴镇欺负你了?”

崔雉心中叹息,云落啊云落,你说你这么好的人,为什么偏偏喜欢的是陆琦呢!

她摇摇头,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