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仗剑少年游 第一百七十四章 从来没爱过,所以爱错(1 / 2)

仗剑问仙 kaka03 4187 字 5个月前

书信意味着什么?

在分隔之时,书信是思念的传递,是鸿雁传书,是千里诉衷肠;

在相聚光阴,书信就只能是不堪别离,是留书远行,是从此两相忘。

云落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,这算怎么回事?

不是就去跟陆管事交待点事情吗?怎么一觉醒来人都不见了。

他悚然惊觉,原来过去十余天不是有事,而是真的逃避。

“这是陆琦留下的?”

崔雉虽不忍心,也只能点了点头。

纵然面对强敌都可以毅然决然拔剑的手,此刻却不敢去接崔雉手上那封轻飘飘的信。

云落蹲在地上,双手无力地捂着脸,声音黯然,“她有说什么吗?”

崔雉差一点就忍不住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来,最终也只是摇了摇头。

“我想,她要说的都在信里,你看了不就知道了。”

云落终究还是接过了信,不过却没敢在这儿拆开,失魂落魄地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小院的房顶上,裴镇、符天启、孙大运三个人并排坐着,他们下午一起见证了陆琦的离去。

符天启叹了口气,“我真没想到会是这样。”

孙大运在担忧之余也有疑问,“当时见面的时候不还你侬我侬的吗?咋突然变这样了?”

符天启摇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。裴大哥,你说陆师妹还会回剑宗吗?”

裴镇阴沉着脸,没有说话。

出身皇族的他,到底心性还是会不一样,对有些事情有着天然的猜忌,虽然感觉不像,但终究还是有那么一丝可能的。

还有一个人也跟他的想法一样。

曹夜来静静站立在一片阴影里,面沉如水,心中暗道,镇江陆家,若是我发现你们真的下了盘大棋在利用云落,就别怪我杀上你的老巢。

崔雉坐在梳妆台旁,以肘撑桌,双手捧脸,神情呆滞,这里唯一一个猜到些许真相的人是她。

陆妹妹,你真的认为,这是一个合适的时间?

离着巴丘城大概半日距离的地方,有一个小镇。

镇子是由一个古渡口慢慢聚集而成的,所以这镇子的名字也被称作古渡。

古渡镇只有一家客栈,是一个富商为自己闲不住的老父母置办的产业,人手都是自家亲眷。

老两口也是个爱干净的,因而虽然地方不算大,但还干净。

此刻客栈的一个房间中,陆琦一个人抱着被子,缩在床角,哭得稀里哗啦。

陆绩站在门外,怅然失语。

在没有见到过云落之前,他对自己的计划有很强的信心,云落吸引他的无非是他凌青云遗孤的身份,和身后牵连的那大片势力。

只要云落答应他配合他,或许就能成为下一个杨灏,江山美人,一并收入囊中。

但就在这

么短的时间内,他见证了云落太多的惊艳,这才真正明白那些人看重云落的原因。

捶杀尉迟重华,强势镇杀王霆,化龙池中完整历练,赢下与时圣的生死战,还有跟龙骄那次神秘的会面。

都让他在欣喜之余,开始渐渐质疑,这样的人,怎么会是下一个杨灏,分明就是下一个凌青云!

但是他还有最后一个办法,那便是,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。

这也征得了大哥的同意和父亲的默许。

可惜,问题出在了陆琦身上。

若是旁人,威逼也好,利诱也罢,还不是只有乖乖听命就范的命。

可陆琦不同,她是他们镇江陆家最优秀的后代,是老太爷捧在掌上十几年的江东明珠。

即使他和大哥狠得下那个心,老太爷也不会同意的。

就像如今,陆琦决意要回到陆家,大哥便已经亲自逆流而上,准备在江夏迎接。

这一把,陆绩的算盘落空了,无妨,接着来就是。

十天之后,再见分晓。

陆绩听着房中的声音渐渐减缓,也转头进了房间。

结果就在他进了房间不久,就听见隔壁房门开启,陆琦走出的声音。

陆绩无奈苦笑,这丫头,什么时候了,还能这么聪慧。

心知陆琦此刻不想见他,便也没有出门。

只要陆琦在这客栈之中,在他的神识感应之内,便不会有任何问题。

戴着面纱的陆琦紧了紧身上的衣服,时值盛夏,她却在这黑夜里感受到了一丝寒意。

寒意来自于心间。

因为从此以后便缺少了另一颗互为依靠的心。

客栈的格局很简单,临着马路的一栋楼是接待和用饭的,马厩设在一旁,中间就是客人住宿之地,在最后就是后院居所和杂物间之类的。

陆琦就在这院中漫无目的地走着,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。

连续急促的马蹄声踏碎了黑夜,两匹快马在驿站前停下。

这个时候,客栈的老两口自然是已经睡下,其余人员也差不多都歇了,值守的小厮正准备关门,听见动静伸出脑袋一瞧,便看见马上跃下两个同样罩着面纱的劲装女子。

其中一个稍微高一些女子牵马上前,“这位小哥,可还有空房?”

就算没有,我也给您腾一间出来啊!

听着耳畔传来的空灵声音,小厮嗅着鼻尖传来的淡淡香风,再瞧了瞧虽然罩着面纱,但也依稀可见的精致轮廓,心里这般想着,嘴上连忙道:“有的有的,二位里边请。”

说着赶紧接过缰绳,在那一瞬间还想不着痕迹地朝那只青葱玉手挨上一挨,可惜被女子同样不动声色地轻巧躲开。

“如此便有劳小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