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一章 枭雄都是狠人(1 / 2)

仗剑问仙 kaka03 4898 字 5个月前

战旗城头,插满了军旗,迎风招展,被夕阳明艳绚烂却又不炙的光芒照得煞是好看。

高耸宽大的城墙,洒下一片影,但如此巨大的影都无法完全遮掩住城外空地上,那一片连绵的军帐。

这片军帐被很明显地分成了两块,其中一块稍微大些。

乌克南坐在属于自己这一边的中军大帐中,满意地打量着帐中陈设,“慕容承此番的确是发了狠,看样子继承人被废,对他的打击真是很大。”

幕僚笑着附和,“是啊,这么多军帐、陈设,花费可不是个小数目。也足见他对将军的重视和需要。”

“可别因此小瞧了他。这里面,可有大学问。”乌克南沉声道。

“哦?请将军解惑。”一个合格的幕僚一定要是个合格的聊天对象。

“咱们来之前,号称的兵马是多少?”

“两万啊。”幕僚下意识地回答,然后恍然大悟,“慕容承连这都猜到了?还猜得这么准?”

乌克南笑了笑,“能坐镇一个甲字州的,怎可能是庸才。”

他望了望军帐外的天色,站起来,“好了,去点一百个人,咱们该出发了。”

骑上高头大马,乌克南领着护卫,朝着城下走去,那里已经搭起一个更大更豪奢的军帐。

刚好处在三方交界之处的这座军帐外,乌克南和巴彦同时抵达,后的护卫也同样是一百人。

两人对视一眼,翻下马,稍稍整理了铠甲,朝着帐外站着的那个影走去。

“慕容大人。”

“慕容大人。”

两人异口同声地开口问候,慕容承哈哈一笑,“向二位皇子下问好。向二位将军问好。”

“二位将军劳师远行,共谋大事,慕容承感激涕零,略备薄酒,为二位将军接风洗尘。请!”

乌克南和巴彦几乎同时朝自己的护卫长使了个眼色,和慕容承一起走了进去。

在二人进去之后,两队护卫一左一右迅速包围了大帐,面露警惕。

整整一个时辰的欢饮之后,三人各自满面通红、双眼迷离地络告别。

一回到营帐内,乌克南的眼神迅速恢复了清明。

幕僚来报,慕容承还命人给自家军士们送来了酒水,而且还有许多南朝特有的珍贵烈酒,此刻众将士都在欢饮。

乌克南一拍桌子,沉声道:“命人将剩下的酒水全部收起,今夜加强警戒!”

一坛坛酒水就只能在众人眼巴巴的神色中,被搬出了营帐,堆在帐外。

在众人强烈的提议下,军纪官只好拿笔将各帐的数目记下,待仗打完了之后再说。

乌克南巡视各帐,瞧见并无多少醉酒的军士,这才放下心来。

同样的事,也发生在巴彦帐下的军营中,看来这两位

能被各自主君派来领兵的将领,还是足够谨慎。

这一晚,巴彦和乌克南都是披甲而眠。

第二天中午,当慕容承来到昨晚欢饮的军帐中,瞧见二人时,强忍着笑意道:“那咱们今天就聊点能让二位将军安心的事?”

慕容承铺开一张幽云州地图,自然不是自己府上最精细的那张,而是战旗城里的一张粗略图。

他用木棍指着地图上一处明显要比周边大一些的圆点上,沉声道:“此处是我们目前的位置,战旗城。”

木棍在地图上画出一条直线,停顿在另一个城池上,“此处,便是临苍城!”

“从战旗城到临苍城,咱们急行军需要两。”

听慕容承介绍完了基本况,巴彦是个子急的,“慕容大人,你就说吧,这仗怎么打!”

慕容承看看乌克南,瞧见他也点头,便笑道:“大致方略我已经在信上说了,简单讲,若是靖王出城野战,我麾下兵马从正面冲击,二位将军的兵马潜伏侧翼,迂回包抄。若是靖王死守不出,三方就合力从三面攻城,一定要一战而定,将靖王主力全歼在临苍城下。届时什么月牙城蛮牛城边境上的那点兵力,哪儿还值得我们在乎。”

慕容承竖起一根手指,“不过,那件事我得再强调一下。”

“在战场上,必须保证靖王是活着的,在我将他礼送出幽云州的地界之后,无论你们是扮马贼也好,直接调兵扑杀也罢,都再与我慕容承无关。我就这点家业,还担不起谋杀皇子的罪名。”

乌克南和巴彦对视一眼,缓缓点了点头,然后道:“这是自然,出了幽云州之后的事,谁也控制不了,毕竟没了那一千怯薛卫,发生什么都很难说啊!”

“如此最好!”慕容承哈哈一笑,“那我们就再完善一下细节?”

半个时辰之后,慕容承将巴彦和乌克南送到帐外,拱手道:“二位将军今且养精蓄锐,咱们明一早,向着胜利出发!”

“向着胜利出发!”乌克南和巴彦回应一声,然后各自带着自家卫队离去。

巴彦悄悄去了乌克南的帐中,二人回顾了今慕容承的一言一行,感觉的确没什么纰漏。

关于靖王的那番言语,更是让他们更放心了些。

傍晚,慕容承又送来了海量的酒,乌克南吩咐下去,可以敞开吃,酒一滴不许沾,等打了胜仗,再喝个够。

来自厉兵山的军士们一个个眼巴巴地看着帐外堆积的酒水,觉得这吃起来都不香了。

长夜漫漫,没有酒水的,那就只有吃饱了就困。

吃饱就困的,还有那些来自寝甲沙海的军士们,因为他们今晚,同样没有酒喝。

木呼蛮,一个寝甲沙海的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

军士。

就因为他的普通,所以,他和其余几个跟他一样普通的军士分到了最靠外的一个军帐。

半夜里,木呼蛮被一泡尿憋醒了,蹑手蹑脚地披上衣服,万般无奈地出帐放水。

站在大营的围栏旁,两侧的灯火都离得老远,眼前是一片昏暗,木呼蛮熟练地撩起外袍,解开腰带,淅沥沥的水声轻轻响起,他眯着眼,睡眼朦胧。

水声渐消,他抖了抖子,朝四周望了望,转回帐。

刚转过,他眉头一皱,似乎有哪儿不对,于是他又扭了回去,揉了揉眼睛,终于看清了在自己对面的不是树影摇晃,而是一排排骑着马沉默的黑甲骑军。

当他正要全力吼出一声敌袭时,一只羽箭准确地插入了他的咽喉,同时四周骤然大亮。

漫天的箭矢带着火焰狠狠扎入了一处处帐篷,原本应该比较耐火的帐篷却瞬间燃起更大的火光。

密密麻麻的箭矢除开落到帐篷上,更有许多带着呼啸扎破了营帐旁的酒坛,那一坛坛烧喉咙的烈酒,此刻开始烧起了挡在它面前的一切。